新闻搜索
首 页 政务信息 电子杂志 民生万象 乡镇单位 国际国内 影像攸县 网视精选
便民资讯 文化频道 走进攸县 生活频道 财经频道 教育资讯 图说攸县 户外旅游
攸县新闻网 > 文化 > 文艺创作 > 内容阅读
殷运良:栀子花开
  来源:攸县新闻网  时间:2018-05-11 15:35    

  又是一年栀子花开。碗口大的花朵儿,有的昂首,有的低头,有的挤眉,有的弄眼,各有各的风姿;洁白的花瓣,金黄的花蕊,层层叠叠,挤挤挨挨;微风拂来,馥郁醇厚的芳香四处弥漫,沁人心脾。

  望着眼前这一片洁白无瑕的花海,闻着她那素淡清雅的芳香,我的思绪袅袅上升……

  美丽的湘江河畔。她是新闻系的系花,我是中文系的才子。我们因对缪斯女神的崇敬和对文学的热爱,都是校园文学社的佼佼者。我们一起采风,一起写作,一起投稿,一起成长,一起进步,一起快乐。

  每个礼拜,文学社都会如期举办文学讲座,邀请的都是国内知名的作家。因为座位比较少,大家都提前去占座位。

  一个周六的早上,我起床后就去占座位了。没想到还有比我更早的,中间的好位置都被人抢先占领了,只剩下左右两旁的座位空在那里。

  先占一个再说。要不然,等下连两边的座位都没有了。我对自己说。

  我占了一个过道边的座位,方便出入。然后,随手拿起邻座的一本《湖南文学》翻阅起来,估计是别人占座位放的。

  “帅哥,这本杂志是我的。”正当我看得津津有味时,一个甜美圆润的年轻女孩的声音飘入我的耳帘。

  我抬起头,露出一丝笑容:“不好意思,给你。”

  “咦?你是中文系的尹青松!”女孩立马认出了我。

  “你怎么知道?”

  “人怕出名猪怕壮,上次校园新闻评论大赛你不是荣获了一等奖嘛,校报上登了你的照片和获奖作品。”女孩莞尔一笑,露出一排整齐而洁白的牙齿。

  “你记性真好!”我恭维她,“看一遍就记住了。”

  “那要看什么人,长得帅的我肯定记得住;至于长得丑的嘛,我忘都来不及呢!”女孩俏皮地说着,在我旁边坐下来,一股悠悠的清香在我身边荡漾。

  “你用了栀子花香水,浓而不腻,淡而悠远,很好闻。”我深呼吸着,情不自禁地贪恋着这种香味。

  “嗯。”女孩抿嘴一笑,继而埋头阅读。

  我趁机仔细地打量她:一袭天蓝色短袖连衣裙,一双天蓝色凉鞋,黝黑清亮的长发上别着一个精致的天蓝色发夹,宛若一只天蓝色的蝴蝶展翅欲飞。圆脸;浓眉;高高的鼻翼微微地翘着,非常可爱;宽阔而白净的额头,蕴藏着无穷无尽的智慧。

  “你干嘛老看着我?”突然,她抬起头来,双眸恰似两湾深潭。

  她的目光恰好与我的目光相撞,我要收回已经来不及了。

  “对了,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!”我岔开了话题。

  “相逢何必曾相识?”女孩目光中渗透着犀利,我赶紧把目光抽开。

  “你知道我的名字,我却不知道你的名字……”我嘀咕着,心里掠过一丝失落。

  “哎呀,我逗你玩的哪!”女孩脸上绽开一个阳光般的笑脸,“我叫唐一栀,唐朝的唐,唯一的一,栀子花开的栀。”

  “一栀,独一无二的栀子,多好听的名字。”我喃喃自语,仿佛她就是一朵洁白无瑕的栀子花。

  “你喜欢《湖南文学》吗?”

  “你猜?”我故意这样问。

  “这个不好说,”她闪烁着长长的睫毛,“你喜欢,可以假装不喜欢;你不喜欢,可以假装喜欢。”

  “哇——”我不得不佩服她的睿智和聪慧。

  “跟你一样,喜欢。”

  我们就这样聊着,时间在我们的谈笑间划过。九点整,文学讲座开始了。

  我们聚精会神地听着,唐一栀还认真做了笔记。

  “我怎么联系你?”散场后,我多想让唐一栀留个电话给我。

  “有缘自会相遇。”她调皮地扮了一个鬼脸,一溜烟跑了,像一只轻盈的蝴蝶消失在校园拐角处。

  另一个周末。文学社张老师通知我去组稿。一进去,一个熟悉的背影映入我的眼帘:天蓝色的发夹,天蓝色的裙子,天蓝色的凉鞋。

  我喜不自禁:“唐一栀!”

  “尹青松!”她也发现了我,也有些意外。

  “我们又见面了,真是有缘啊!”

  “是有缘。”

  “咦?你们认识啊?”张老师爽朗地笑着,“认识就好,工作起来轻松,开始我还担心你们生疏呢!”

  “一栀负责新闻稿件的组稿,青松负责文学稿件的组稿,每一类稿件选十五篇,你们既分工又协作,可以相互交流意见,上午十二点前交给我。”张老师吩咐完就走了。

  文学社就剩下我们俩。吊扇不知疲倦地转动着,送来阵阵清凉,一栀身上散发出阵阵栀子花香,我浑身每个细胞都充满了劲。

  所谓男女搭配,干活不累。我们先选好了各自的稿件,然后相互传阅,再分别给出意见。

  “我非常喜欢《我校学生献血献出满腔热情》这篇新闻稿,标题新颖,立意深刻,主题鲜明。”

  当我发表自己的意见时,她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狡黠的笑意。

  “你怎么突然笑了?”

  “这篇稿子是我写的。”

  “可作者明明是柳叶嘛!”

  “谁说写稿一定要用本名?柳叶是我的笔名。”

  “原来你就是柳叶,柳叶就是你!”我记忆的闸门打开了,往事如电影般呈现。

  校园新闻评论大赛的颁奖现场。

  “请获得二等奖的《象牙塔的爱情》的作者柳叶同学上台领奖!”

  雷鸣般的掌声过后,会场一片寂静。大家你望着我,我望着你,就是没有人上台去。

  “请获得二等奖的《象牙塔的爱情》的作者柳叶同学上台领奖!”主持人又重复了一遍。

  “柳叶是谁?”

  “怎么还不上去啊?”

  “是不是没来啊?”

  ……

  大家议论纷纷。

  “请大家保持安静!请获得二等奖的《象牙塔的爱情》的作者柳叶同学上台领奖!”主持人第三次喊道。

  一秒,两秒,三秒,……还是没人上去。

  因时间关系,主持人把二等奖获得者的荣誉证书和奖金交给了文学社的老师处理。

  后来,听文学社的一位社员说,这位获奖选手用的是笔名,因事请假,没来参加颁奖。

  《象牙塔的爱情》风格幽默,语言犀利,有力地抨击了当时大学校园里流行的种种恋爱怪现象,可谓一针见血,掷地有声。当时我还曾想,有机会一定要好好认识认识这位获奖选手,瞧瞧他(她)是怎样的一位帅哥或美女。

  没想到,原来就是她!

  “其实,柳叶这个名字我早就听说了,只是没想到就是你。”

  “怎么?很失望吗?”她嘴角微微上扬,搁浅出一个调皮的微笑。

  “不!很震惊!很佩服!很崇拜!”我向她投去赞许的目光,她赶紧把目光移开了。

  “你没想到的事情还多着呢!”她眨着黑葡萄似的眼睛盈盈地笑着,恬淡如禅。

  “是吗?很期待!”

  “这是个季节我们将离开

  难舍的你害羞的女孩

  就像一阵清香萦绕在我的心怀

  栀子花开如此可爱

  挥挥手告别欢乐和无奈

  光阴好像流水飞快

  日日夜夜将我们的青春灌溉

  栀子花开啊开栀子花开啊开

  像晶莹的浪花盛开在我的心海

  栀子花开啊开栀子花开啊开

  是淡淡的青春纯纯的爱。”

  这时,校园广播里响起了何炅的《栀子花开》,优美的旋律,动听的歌声,撩起两颗年轻的火热的心。

  追寻着这动人的歌声,唐一栀往花坛方向走去,我的脚像长在她腿上似的,也跟着走去。

  一棵棵栀子树沐浴在夏季的阳光中,舒展着曼妙的身姿,翠绿葱郁的叶子衬托着洁白玲珑的花朵和金黄璀璨的花蕊,相映成趣。微风拂来,花朵迎风摇曳,婆娑起舞,仿佛在欢迎我们的到来。蝴蝶在花丛中穿来穿去,翩翩起舞。蜜蜂嗡嗡地闹着,忙碌不停。一缕缕淡淡幽幽的清香飘来,飘飘渺渺,若有若无,令人神清气爽,心旷神怡。

  再望望唐一栀,她正坐在花坛边沿,闭上双眸,屏住呼吸,尽情享受着这一大自然的馈赠。

  我突然发现,她闭上眼睛的样子,那么清纯,那么素雅,那么恬静,亦如一朵洁白如玉的栀子花。

  此刻,我多想时间和空间就此停住,只属于我和她。

  “哇!好漂亮的栀子花!”

  “好香啊!”

  ……

  陆陆续续,观赏栀子花的人越来越多。

  大概唐一栀不太喜欢热闹,起身往回走,我也跟着起身往回走。

  自那以后,我开始关注有关唐一栀的一切,她的喜好,她的文章,她的去向,……

  甚至,我开始大量充电有关“栀子花”的知识。我生怕哪一天跟她相处时,赶不上她的节奏。

  栀子花,又名栀子、黄栀子,龙胆目茜草科。属茜草科,为常绿灌木,枝叶繁茂,叶色四季常绿,5—7月开花,花、叶、果皆美,花芳香四溢,为重要的庭院观赏植物。单叶对生或三叶轮生,叶片倒卵形,革质,翠绿有光泽。浆果卵形,黄色或橙色。

  除观赏外,其花、果实、叶和根可入药,有泻火除烦,清热利尿,凉血解毒之功效。花可做茶之香料,果实可消炎祛热。

  栀子花喜光照充足且通风良好的环境,但忌强光曝晒。宜用疏松肥沃、排水良好的酸性土壤种植。可用扦插、压条、分株或播种繁殖。

  栀子花原产中国,全国大部分地区有栽培,集中在华东和西南、中南多数地区,福建、贵州、浙江、江苏、安徽、江西、河南、湖北、湖南、四川、陕西南部等省份都有分布。浙江省温州市,四川省内江市,河南省唐河县,湖南省岳阳市、常德市的市花即为栀子花。

  栀子花的花语是“喜悦”,就如生机盎然的夏天充满了无限的希望和喜悦;也有人认为是“永恒的爱与约定”,美好的寄托。大意是因为,栀子花从冬季开始孕育花苞,直到近夏至才会绽放,含苞期愈长,清芬愈久远;栀子树的叶,也是经年在风霜雪雨中翠绿不凋。于是,虽然看似不经意的绽放,也是经历了长久的努力与坚持。或许栀子花这样的生长习性更符合这一花语。栀子花平淡、持久、温馨、脱俗的外表下,蕴涵的是美丽、坚韧、醇厚的生命本质。

  唐朝诗圣杜甫在《栀子》一诗中,充满了对栀子的无限赞美之情:“栀子比众木,人间诚未多。于身色有用,于道气相和。红取风霜实,青看雨露柯。无情移得汝,贵在映江波。”

  又一个周末。阴雨绵绵。唐一栀约我去学校花坛边看栀子花。

  看她的样子,心情十分低落,仿佛灰蒙蒙的天空。

  一朵朵栀子花在雨水的浇灌下,纷纷垂下了头,晶莹的雨滴挂在花瓣上,宛若一张张挂着泪珠的少女的脸颊。那些含苞欲放的,正贪婪地吮吸大地母亲的乳汁——雨水,她们在努力吸收营养,积蓄力量,等待那花开的美妙时刻。

  “他和我分手了,呜呜……”唐一栀伤心地抽泣着,肩膀一耸一耸的,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。

  我默默地为她撑开雨伞,静静地听她倾诉着……

  原来,男友和她是高中同学,他们一起考进了这所大学,男友在计算机系,她在新闻系。他们约定,大学毕业后一起去广州找工作,然后结婚。

  开始,他们感情很好,周末一起看电影,一起逛街,一起爬山,一起勤工俭学……

  男友很上进。各科功课都是A,已经拿到了计算机高级证,晚上在一家软件公司兼职。

  男友对她很照顾。每个礼拜带她到饭店改善伙食,时不时买一些有关新闻写作方面的书籍送给她,监督她写稿,鼓励她加入校园文学社……

  他们是同学眼中公认的一对。

  可好景不长。男友班上的一个小姑娘喜欢上了男友。男友开始有意疏远她,不给她打电话,不和她见面。

  终于,男友和小姑娘手牵手出现在她面前,向她提出了分手。

  “呜呜……”她越哭越伤心,越伤心越哭,我递餐巾纸给她,不一会儿,餐巾纸就被泪水沾湿了;再递,再湿。一阵子功夫,两包餐巾纸就用完了。

  “你真细心,从来很少有男孩子随身携带餐巾纸的。”她抬起头,泪眼婆娑地望着我,有赞许,有信任,也有依赖。她的样子,就像一朵被雨水淋透的楚楚可怜的栀子花。我一把将她揽入怀中,亲吻了她白皙的额头。她如一头温顺的小羊羔,依偎在我宽阔的臂弯里。她的身体瑟瑟发抖,我再次抱紧了她,让我的体温慢慢地温暖她瘦小而冰冷的身体。

  很快,我和她成了一对。我们一起写作,一起办刊,一起快乐,一起忧伤。

  日子如同栀子花般芬芳着,醇香而不浓烈,清远而不妖娆。

  转眼大学毕业,唐一栀因专业吃香,素质过硬,留在了校报报社,我回了老家一座小城市。

  当我安顿好一切到学校接她回我家乡所在的小城时,她已经结婚了,校报报社的社长,一个离过婚的中年男子。这是五个月之后的事情。

  “栀子花开啊开栀子花开啊开,像晶莹的浪花盛开在我的心海。栀子花开啊开栀子花开啊开,是淡淡的青春纯纯的爱。”此刻,当熟悉的旋律再次响起,我已泪流满面。

[ 审核:蔡晓雅]
解读新闻热点、更多独家分析,尽在攸州发布微信,扫描二维码免费阅读。
攸县影像
提示:您的浏览器不兼容该视频,请更换浏览器观看!
网视精选 +更多
便民资讯 +更多
Copyright © 2008 -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攸县县委宣传部主办 攸县广播电视台承办
E-mail:534153542@qq.com 电话/FAX:073124328000 湘ICP备10004459  
版权所有:攸县新闻网 红网攸县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