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搜索
首 页 政务信息 电子杂志 民生万象 乡镇单位 国际国内 影像攸县 网视精选
便民资讯 文化频道 走进攸县 生活频道 财经频道 教育资讯 图说攸县 户外旅游
攸县新闻网 > 财经频道 > 汽车 > 内容阅读
滴滴走进了死胡同?
  来源:人民网  时间:2018-06-19 16:19    

  “加价,是为了让真正有需求的人能够打到车。比如,你生个病,要打车去医院,这时候加个100块,保证立马就能叫上。”

  ——根据咱的内幕消息,这是昨天下午的滴滴上海“约谈会”上,滴滴对设置加价功能的解释……

  而在网上披露的现场视频中,滴滴也给出了这个“神逻辑”的背景,是为了正当响应十八届三中全会上“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”的指示。

  “大家都知道,上海的出租车近十年来几乎没有增加,只有2010年世博会的时候特批增加了2000辆……因为上海出租车规定,必须上海本地户籍才能开出租车,所以司机招不到。据我们了解,交通委内部会议上,领导说近一年上海有4000辆出租车没人开。十年,上海的人口增加多少?所以整体来说,上海出租车供给是不够的。”

  本着解决社会供需不匹配问题,滴滴说,“加价”是基于大数据做的调动出租车积极性的尝试。

  然而这颗“赤子之心”却惹来民众的歪楼愤怒:滴滴,你把出租车带坏了。今年春节,滴滴的“民怨率”甚至要高过铁路和航空,市面上似乎突然爆发出一种共识:

  打车没有加价,就没有应答。

  诸如“我半夜三更站在路边滴滴打车,滴了半天没人抢我,活生生地看着十几辆空车从眼前飘过,扬招不停,直至两个小时以后我狠心加价了100块,才终于打上车……对了,我平时回家只要20块”——的悲剧故事,竟然成了大多数人的切肤之痛。

  于是昨天下午,怨念深重的上海,由上海市运管处、市交通执法总队、市价检局联合出面,紧急约谈了滴滴。

  会上明确提出,“滴滴应该立即着手下线出租车加价功能,不得以任何方式给巡游出租车提供加价的信息,限时2天。”

  滴滴也回复,将按照主管部门要求进行整改,删去相应的加价模块。但是因APP更新审核需要时间等技术原因,难以在短时间内取消加价功能,不过承诺会在两周内完成整改,取消巡游出租汽车“打车软件”的全部加价功能。

  目前,该“整改”仅限于上海地区。

  而此前为了应对近几天内各地四起的打车难抱怨,滴滴在1月23日通过其官微公开声明:“在全国范围内阶段性取消出租车’建议调度费’功能,以减少因为春运期间本身供不应求賀价格因素带来的体验问题。”

  不过年年春运,怎么就碰着今年那么难打车?尤其是你都说上海的出租车是上海师傅开,和春运能有什么联系?这样的解释,显然站不住脚。

  这波集中的怨声载道,源起自上周末的一篇情怀刷屏文《致滴滴,一个让我的出行变得不美好的互联网平台》。文中追忆了前滴滴时代魔都差头司机是“城市名片”的光辉岁月,直言滴滴的运作方式让一代活雷锋养成了’加钱才接单’的恶习。

  “你把人心都变了,让我怎能不恨?”

  说好的调节供需,倒是有种促进饥饿营销的即视感。更不用提出租车司机为了等加价而屏着空载,所造成的能源浪费和环境污染等连带伤害。

  紧随其后,出现了不少10万+的小红文,切情怀、切义理、切资本,以各种姿势屌打滴滴之后的出行生态——简单总结其意就是,一坨屎。

  其实,关于“滴滴是不是一坨屎”的议题,从其势不可挡地入市以来就素有争论,尽管历久弥新,但吐的都是些老槽,只是从这波开始,不再是竞争对手的一生黑,因为已经没有竞争对手了,而是富集成了代表广大用户的心声——终端终于对“扰乱市场秩序”这种抽象的说法有了具象的经验。

  有意思的是,去年滴滴出行在民间的总体口碑,还是标签为“便捷”的互联网标杆。去年底各地出台网约车新政征询意见的时候,针对网约车曾提出各种锁喉条约,群众还纷纷为其打抱不平。

  小几个月时间,滴滴就从改变世界2亿人口出行的草根英雄,变成了垄断市场的剥削者黄世仁,滴滴究竟做了什么?

  滴滴并没有做什么突然的决定,这不是急转直下的神转折,从一开始,它就是这样的滴滴。

  它把互联网引入了出租车调度系统。这在某个意义上是做了件难得的好事。出租车本身是有电调的,但是各运营公司分立为之,对消费者来说要记各家的电话很麻烦,小池子里的叫车成功率也更低。

  把跨公司的出租车信息统一到同一个平台,再由手机终端实现效率匹配,这是我们在初期感受到的滴滴后体验——的确是方便了。当然这不是滴滴的事迹,是那一批被吞并以及被死掉的打车软件养起来的用车习惯,滴滴活下来了,也是很了不起的。

  试想如果期待出租车行业自行联盟做一个官方的APP,不知道要等到多久……这样的尝试一定是商业先行的。

  之后的加价功能,理论上是一种无可厚非的商业运营。滴滴在其快车业务上也有逻辑相似的加价功能,旨在调节市场供需。这是从Uber身上学来的。

  但是原本Uber的加价,是基于“派单”模式,而不是司机“抢单”模式。实行双向选择后,实则引导司机倾向故意加价和接单速度慢,反而拉低了系统原本想要实现的匹配效率。

  问题更在于,滴滴把加价引入出租车这一社会公共交通领域。

  出租车,是一种公共服务,其价格管理是一件关乎民生的事情。以前,上海出租车费调整,起步费、每公里单价上仅仅是加1元,都要在全市范围内开价格听证会,上海台新闻频道还会做专题采访,严肃询问一番市民:“你觉得加价了对生活有影响么?能承担么?”

  尤以滴滴现在的规模,去年兼并Uber之后,滴滴正式成为网约车(包括出租车、快车等)领域的垄断企业,一家独大的情况下,这么干就不负责任了。就好比中石油中石化也说,咱也根据市场供需,把油加往上提一提,5块怎么样?

  当你的商业行为,能够撬动整个市场的时候,就应该同时考虑社会责任感。然而这件事说到底,不该再停留在滴滴手上。

  和汽油、盐、水电煤一样,关乎出租车的价格,起码得是发改委监管的,不是一家企业说,“我们的加价是有倍数和总量限制的。”于是就合理了。结果来说,这也不是一句“坐不起就别坐”,可以撸平的个人选择困境。

  这套“市场”玩法,用在公共事务上是顶不合适的。

  然而,造成这样的局面,难道是滴滴“想要改善社会交通才马失前蹄么?”很难想象,最后赢下市场的,竟然是这么一个好心办坏事的大妈型企业?对不起,我不小心侮辱大妈了。

  一位之前在滴滴工作的老员工向咱透露,滴滴出租车加价调度的背后,其实另有隐情。因为出租车业务,包括调度加价,滴滴是不收取费用的。

  他说,滴滴这么在出租车上的加价,其实是想要故意通过抬高定价,让用户对使用体验失望,“自然”转到使用专车和快车业务。因为在快车、专车上的钱,滴滴是有分成的。

  在网约车刚刚兴起的那些年,滴滴只有出租车平台。当年,业内就说透了,出租车叫车业务是没有商业模式可言的,那只是一个聚集用户的入口。

  果不其然,滴滴很快就引入了快车。然而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,我们仍旧生存在滴滴和Uber大战的红利期,并没有意识到“入套”了。

  如今滴滴吞并Uber之后,可以正式开始为盈利着想,回馈投资人的殷切期望。可是又赶上网约车新政,一大批司机不得不退网。所以滴滴又需要提高单个车的营利,也就是经常提价……这也是在快车领域,最近的滴滴同样不讨好的原因。

  而关于其快车业务,那位前员工还透露,很多地方最大的滴滴车源供应商,是由滴滴或滴滴的高管自己经营的。是不是这么绕着圈套钱,我们不得而知了。

  无论真假。

  不论是从公共管理,还是从企业本身的发展,出租车这块业务对于滴滴来说都是过大的责任,是否继续能由其进行下去,有待严肃的商榷。

  至于未来滴滴的命运会怎样?

  前不久,它才在人民工体开了第五年的年会。滴滴创始人程维面对6000余名员工,在大谈滴滴的国际化,还是前两年富有朝气乘风破浪的样子。

  现在的滴滴,得指着2018年上市,给投资人一个交代,这也需要其调整新的业务模式,应对新的政策和形势。

  同时,我们也很担心大船上的那些老司机。昨天与一个还在Uber网络的苏牌司机聊了聊。他说,马上就不能开了。滴滴有提供沪牌车,然而月租大约在6000-7000元,基本无利可言。他今天就会开车回老家,过完年后是否要继续,自己也说不准。

  ——迷茫,是接下去一年,滴滴的关键词。(作者:autocarweekly 杨婧一)

[ 审核:蔡晓雅]
攸县影像
提示:您的浏览器不兼容该视频,请更换浏览器观看!
网视精选 +更多
便民资讯 +更多
Copyright © 2008 -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攸县县委宣传部主办 攸县广播电视台承办
E-mail:534153542@qq.com 电话/FAX:073124328000 湘ICP备10004459  
版权所有:攸县新闻网 红网攸县站